分站导医资讯

商业利润驱动“欣弗”是如何被“赶”向农村的?

2006-08-14 10:16:43 80

本文摘要:

www.999120.net
 
  8日,记者从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获悉,目前其已全面掌握“欣弗”在广东的购销情况,有关人员仍在紧锣密鼓地推进清查工作。

  虽然截至目前,权威部门仍未给“欣弗”事件原因一个最终的“说法”,但记者采访中发现,“欣弗”事件再次将静脉注射液安全和商业利润问题推向前台。不少业内人士对于我国的静脉注射液滥用表示担心。而与此同时,“欣弗”事件也已引发抗生素业内广泛的“唇亡齿寒”之忧,担心“欣弗”事件将引发我国抗生素销售波动。

  但截至昨日,从股市反应看,由于该品种属于抗生素中销售量较小的品种,其暂时未累及其他抗生素生产企业。

  商业利润驱动下的“欣弗”“游走路径”

  药品降价没有涉及→利润空间大被滥用→后来降价利润空间压缩转向低端市场→问题“欣弗”大部分流向农村。

  “之前已有不少研发人员开始担心我国的静脉注射液滥用现象日趋明显。受商业利润的驱使,本来可以做成口服的都希望尽量做成注射液,本来小规格的剂量尽量做成大剂量的,而中间的差价甚至可以达到几十倍。”

  广州一位从事药物研发多年的博士告诉记者,此次“欣弗”事件再次给我国的静脉注射滥用敲响了警钟。

  他举了一个例子:某丹参酮注射液1毫升剂型的仅仅几毛钱一支,但是企业在将其注射液改成100毫升的后价格立即飙升到80元每瓶,“如果是几毛钱的药,经销商不愿意卖、医院不愿意用,但是如果剂量大了,价格上去了,大家都有好处了。而从新药研发的意义上来说,本来小剂量的变成大剂量没有任何意义。国外的一些药物研发医生都在纳闷,为什么中国开发了那么多静脉注射液,我们也呼吁过,但是呼吁在商业利润面前显得苍白无力”。

  而另外一位直接销售抗生素的人士则告诉记者,克林霉素这个产品以前本身用量不大,于是在最开始的药品降价并没有涉及到这个品种,于是,这个产品凭借空间大、抗菌谱广,开始迅速被作为替代品种广泛使用,“这样直接导致有些地方出现滥用”。

  而随后该品种降了一次价,“价格便宜下来,但新的问题也来了。

  降了价以后,虽然大医院用得少了,但低端市场用量大了迅速增大,这也是为什么此次事件中药品大部分流向农村市场“。

  业界忧虑负面阴影蔓延

  抗生素不良反应一般都有3%—5%→“欣弗”事件引起人们的担忧→一有过敏患者就做出过激反应→医患关系紧张,患者更依赖大医院。

  此次“欣弗”事件的权威说法还没有下来,部分抗生素生产企业却开始担心阴影逼近。

  “我们当时看见这个事件发生后,第一反应是麻烦大啦。虽然我们不是事件当事人,但是连锁反应肯定少不了的”。广州某知名抗生素生产企业厂长告诉记者,虽然目前从销售上看影响还没有显现,但是负面影响的到来只是时间问题。

  “本来抗生素的不良反应一般都有3%—5%,事件发生后我们担心今后患者一旦出现过敏反应马上会做出过激反应,药患关系、医患关系更加紧张。城市里的患者可能会出现更加依赖大医院的现象,这种潜在的影响是逐渐蔓延开的”。

  但平安证券综合研究所医药行业研究员倪文昊则明确表示,克林霉素在抗生素中属于小品种,因此事件发生后对于抗生素生产企业的影响目前还没有出现,股票市场上抗生素生产企业股票迄今为止尚未出现大幅波动。

  为何调查结论仍未出台?

  据新华社电欣弗不良事件已发生10余天,但调查结论仍未出台,安徽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负责人解释了其中原因。

  安徽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刘自林说,药品不良反应事件的调查涉及很多方面,不仅有药品质量的调查,也需要核查储运是否合理、医疗环节用药是否合乎规范等等。就欣弗不良事件来说,仅从确认药品质量是否有问题,就至少需要三大依据:事件所涉批次欣弗成品的检验结果如何,欣弗生产工艺流程是否规范,欣弗的原料辅料是否安全。

  国家药监局:欣弗“事件不存在瞒报

  据《新闻晨报》报道,有媒体质疑,有关部门当初为何在接到不良反应报告后没有立刻向社会公布?相关部门是否曾经试图掩盖事实?对此,国家药监局新闻发言人7日就此在接受晨报采访时明确表态,“欣弗事件”不存在瞒报,一种药品不良反应的对外通报应当遵循科学、严谨准则,否则会引起不必要的社会恐慌。

  部分媒体报道:“欣弗”事件有关部门瞒报?

  7日有媒体报道:“安徽当地的一家门户网站上,从8月5日开始就挂出了一名网友很尖锐的批评:据可靠消息,卫生部门7月29日就已经到阜阳调查此事,事故可能早就出现,作为药品的监管部门,安徽省药监局和卫生厅等部门肯定早就知道了此事,为什么没有向公众及时通报?说明这些部门根本就没有真正做到政务公开,遇到危机就遮遮掩掩。”

  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上可以看到,国家药监局接到第一份不良反应报告的时间是7月27日。

  7月27日获知“欣弗”的不良反应报告,国家有关部门却在8天之后才向外界公布,难道真如那名网友所说,这些部门在试图瞒报吗?

  国家药监局回应:鉴定药品不良反应事件有严格规程

  “我认为这种说法是不客观的,也是不负责任的,事实上我们是在第一时间就把应该让媒体和社会公众知道的信息进行了公布,是非常及时的。”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新闻发言人张冀湘表示。张冀湘说,对于“欣弗”的不良反应报告,如果仅仅是一个省向国家药监局报告,在情况不是特别清楚,也就是还没有必要发布通报的情况下发布了信息,会干扰正常的社会生活,无端造成社会恐慌。

  他说,对外发布一种药品的不良反应通报并不是如人们想象的那样越早越好。鉴定一种药品是否出现了严重不良反应事件有一套非常严格的规程,应该本着科学、严谨的精神在恰当的时间对外公布。钟和

  3月产“欣弗”也有问题?

  据新华社电媒体最新披露:8月6日,一位黑龙江省兰西县的病人刘宝芳被送到了哈医大二院。她前一天刚刚注射了“欣弗”,立即出现了不良反应。但危险的是,这瓶“欣弗”的生产批号是0603 0201———意味着这是2006年3月生产的(之前查出的问题“欣弗”

  皆为6月产。编者注)。而在北京,一名注射了另外一个品牌克林霉素的病人也在一天之后死亡。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