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当父母老时,才感到没有手足的苦逼

2015-12-30 9:53:52 0

本文摘要: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话说得太好了。只有在面临生老病痛的关键时刻,才能深深体会到有一个可以相互支撑的手足,是多么的令人感动。只有在父母年老时,才感到没有手足的苦逼。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话说得太好了。只有在面临生老病痛的关键时刻,才能深深体会到有一个可以相互支撑的手足,是多么的令人感动。只有在父母年老时,才感到没有手足的苦逼。

  ---叮铃铃,手机响了,是弟妹打来的。

  ---喂,姐姐,呵呵~~呵呵~~,电话中弟妹讪讪的笑着,话中带话。

  ---你在哪?怎么这会打电话(上午九点)?你没上班吗?我追问。

  ---我在老家,和你说一下,你别怕,妈妈摔着了,已经无大碍了,之前怕你担心,没告诉你,现在一切都检查确诊了,腰部受点伤,已经不那么疼了,你别担心,家里有我,你好好带孩子。

  大脑一片空白,后面的话我听的断断续续,大致是妈妈在下楼时踩空了,翻了下来,腰部三处骨折,考虑到我孩子小,得哺乳,离不开,弟弟弟妹以及爸妈都对我进行了隐瞒。

  挂了电话,一时慌了神,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今天已经是第八天了,弟妹这才小心翼翼的告诉我,深深的愧疚感包围着,拿起手机,哭哭啼啼的给正在上班的老公打电话,困难面前第一个求助对象绝对是真爱,尽管昨天还因为鸡毛蒜皮吵的不可开交。老公说别急,想办法尽快回老家。

  半小时后,老公从单位赶来,我把嗷嗷待哺的孩子扔给公婆,交代好冰箱里的存奶和备用奶粉,抓起吸奶器便和老公火速开车回老家了,三个小时后,我给爸爸打电话说快到医院了,爸爸责怪的不得了,说孩子太小恨不得立刻把我遣返回去。。。

  到了医院,看见妈妈躺在病床上,阵阵心酸和心疼涌到心口。这是妈妈住院的第八天,刚摔着的那个下午,爸爸把妈妈送到医院,慌手慌脚的东奔西走,好不容易办好住院手续,才想起给弟妹打电话(弟妹离医院不远),弟妹火速赶到医院,看摔得不轻,一切结果未知,立即给弟弟打电话,当时弟弟正在外地公司开会,接电话时已经是下午六点,弟弟连夜开车六小时赶回来,接下来是爸爸,弟弟,弟妹三个人忙里忙外拍片,检查,打针,护理......经过一周的疼痛煎熬和一系列检查,最终的结果是,腰部三处压缩性骨折,其他无大碍。万幸万幸,全身心的感谢各路神灵保佑,辛苦你们了。

  ---爸,今晚我在医院陪护,你回家睡一晚觉!我说。爸心疼我,和我推搡了半天,我坚持留了下来。

  晚饭后,弟妹,老公,爸爸三人回家了,静悄悄的病房里,妈妈断断续续和我聊了很多,说她很知足,说虽然爸爸脾气不好,但爸爸仁爱厚道孝顺,他把这些优秀的品质都遗传给了孩子,所以两个孩子(我和我弟)都很好很孝顺,包括儿媳和女婿,爸爸不会做饭,所以每顿饭都是弟妹做好送来,因为平卧,所以吃饭还要一口一口的喂,这些弟妹都承担了下来。弟弟单位忙,妈妈担心他耽误工作,弟弟说工作天天有,妈妈只有一个,所以,别的都不是事。妈妈说这些天楼上楼下检查,弟弟忙里忙外的背影,让她又心疼又欣慰。。。妈妈说我孩子小,不方便,这段时间幸好有弟弟弟妹照顾,一切刚好周转的过来。。。说啥呢,心里满满的感激和紧紧的依偎感,顺便插播个广告,父母如天地,无论何时何地,请一定敬重父母,兄弟如手足,无论何时何地,请一定相互依偎相互取暖。

  第二天早晨,我半趴在床前,给妈妈洗脸洗手,一口一口的喂饭,长这么大,都是妈妈为我服务,这是我第一次伺候妈妈,就像我在家伺候我四个月的女儿一样,妈妈养育了我,我又养育着我的孩子,现在我反哺妈妈,将来有一天,我的孩子应该也会这样跪恩于我,不禁深深的感叹生命的轮回。

  有人说,兄弟姐妹长大了,各过各的,互相不再关联,父母有共同财产的话,保不住还会因此而纷争,甚至断了手足之情,所以还是一个孩子好。我想说,这样的情况是个例,是道德教育不健全的后果,弟子规,圣人训,首孝悌,次谨信,如果严格要求自己,如果在积极的教育环境下成长,那么长大后,存在手足之间的,那是满满的爱,是面对生活各类挑战时,储在身后无法衡量的取之不竭的正能量

  我想说的是。只有在生老病痛的关键时刻,才能深深体会到浓浓的亲情。只有父母年老时,才更需要有手足的相互支撑。只有在父母年老时,才感到没有手足的苦逼。

大家都在看